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

谁能代表武汉地产——纵论南国置业的住宅地产理念与实践

发布日期:2012-12-25 18:42:00     来源: 作者: 关注次数:

转载自《武汉晚报》
题记:
        武汉,九省通渠、商家必争之地。
        在房地产风起云涌的今天,武汉理所当然成为众多地产大鳄逐鹿中原的决胜之地。
        十面埋伏中,谁是真的英雄?
        一、思想论。真的地产英雄,目光要高远、思想要前沿,非凡的领袖气质引领着地产变革新时代;
        二、原创论。真的地产英雄,须正道直行、追求原创,在积极探索中不断赋予建筑新的意义;
        三、价值论。真的地产英雄,当胸怀天下,诚心实意为社会创造价值、为百姓谋取利益……
        当我们按上述标准把审视的目光落在武汉地产的坐标上,我们发现了这样一个企业——南国置业,它倡导的地产理念与实践无不折射出思想的光芒。换句话说,就是这样一个深谙地产精髓的开发商,在完成一次次塑造自我、积累自我、超越自我的同时,也以其独有的智慧和韬略影响着武汉地产的发展之路。
 
 视点一:引领江城人居变革的三次浪潮  视点二:南国置业的原创之声  视点三:剔除城市癌症
       引导户型革命。在武汉人对“户型”一词还陌生时,南国置业率先研究户型,向社会推广全新生活理念的《现代人居》,并以户型变革为先导,掀起公私、居寝、餐居、洁污、动静相分离的室内人居革命;
       首创在“花园中建房”。当武汉地产还处于“安居工程”的低级开发模式时,南国置业率先提出“居住的质量一半在户外”,中央花园在业界首开“花园中建房” 之先河,引爆室外人居革命的新浪潮。
率先创导人居归属。在人们着力户型与环境时,南国置业提出“实现人居的归属”,主张人居不仅要满足人们物质上的追求,更要满足人们身心的双重需求。风华天城将居住上升到精神层面,是人居追求的又一次飞跃。
        房地产的跟风和翻版,不能说它完全不对,但至少是有问题的。建筑是地区的产物,建筑的形式必须根植于地方文脉,并解释着地方文脉。在此基础上,吸取外来文化的精华,加以整合,最终缔造一个原创的、具有区域特点的、‘和而不同’的建筑精品,这才是我们开发商在对不同文化的吸收和糅合过程中应采取的正确态度。         衡量一个地产作品的价值,不仅要考虑作品对社区和居民创造的价值,还必须考虑作品对城市的贡献。
传统的封闭式社区已成为城市的癌症,它将城市分割成一个个孤独的区域,使人们可活动的空间变得越来越小,这不仅是对城市纹理的粗暴分割,更是对人性的桎梏!相反,如果所有的社区都将景观对社会开放,那么城市将变成人人共享的大花园!
 
其一:思想论
 
没有革命性的思想就无革命性的跨越。
对地产开发商而言,思想比地位和地盘来得更重要、也更持久!
                                       ——南国置业《核心竞争力的形成与把握》
 
从户型革命到环境革命,引领武汉地产的两次人居变革
 
        1998年,当住宅商品化的浪潮冲击着大江南北,有一个声音——“中央花园••点睛之笔”,划破了都市的喧嚣与业界的屏障,响彻白云黄鹤的故乡。“创新中国人居生活模式,提升民族人居生活质量,把中央花园建成展示武汉人居水平的代表作”,作为南湖中央花园的投资者和建设者,南国置业首次涉足武汉地产的入行宣言就显得不同凡响。
        是书生意气还是口出狂言,许多人都拭目而待。
        然而,当中央花园如火如荼的人居革命风靡武汉地产时,当“最佳户型设计奖”和“最佳人居环境奖”的殊荣相继落户中央花园时,人们不得不对这初出茅庐的地产新秀刮目相看。
        人们不会忘记,在武汉人对“户型”一词还陌生时,是中央花园首开业界之先河,以极具专业性和亲和力的“房博士”形象,向社会推广全新生活理念的《现代人居》,并以户型变革为先导,掀起公私、居寝、餐居、洁污、动静相分离的室内人居革命,让人们对居住空间有了全新的体验;也正是他们,在武汉地产还处于“安居工程”的低级开发模式时,率先提出“居住的质量一半在户外”,并大力倡导在“花园中建房”,掀起武汉地产界“先建花园后建房”的开发热潮,使武汉人对室外人居环境的追求上了一个新台阶。
        从户型变革到环境变革,从室内革命到室外革命,南湖中央花园奉献给武汉的,不只是一个面积近30万平米的典范生活社区,更是一种开发观念的更新和人居观念的飞跃。
 
找寻心灵的归属——人居追求的第三次跨越
 
        人居追求永无止境。在经历了两次人居变革的浪潮后,南国置业发现,单纯的户型变革或是环境变革,只能在物质层面上给人们带来满足;居住,必须上升到精神层面,满足人们身心的双重需求,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栖居”,是人居追求的最终目标!
        在南国置业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孝子功成名就,煞费苦心地鼓动老母到城里来同住,希望其享享清福,但不出几天老人就嚷着回家。
        是房子不好吗?不是!
        是环境不好吗?也不是!
        城里的美宅留不住恋乡的老母,许多人把其归结为老人对城里生活的不习惯,南国置业却独树一帜:是居住的环境无法与她内心的渴求产生共鸣!环境虽美,在老人眼中却不及老屋门前的枣树让人亲近;社区虽雅,也不如乡间院落里与串门的大妈唠家常、陪调皮的孩童嬉闹玩耍让母亲感觉充实心情快慰——心灵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没有建立,如何留得住思乡的老人?
        事实上,不光是老人,每一个生活在世界上的活生生的人,都在有意无意地追寻这种心有所依的归属感。在城市生活日益丰富的今天,人们反倒对那青山拥抱、绿水环绕、万物生机盎然的城郊乡村产生无限的向往,这体现出一个深层的本质的人居追求,一个解不开的情结,一种心灵的归依。
 
方向感和认同感,人居归属的本质内容
 
        但是,什么样的社区才能让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产生心灵的归依呢?
        实现人居的归属必须解决两个问题:区域的方向感和居住的认同感。
        一个人若对环境缺失判断,就会产生迷茫、焦虑乃至恐惧。就如同置身于茫茫荒漠的人,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突然迷失的方向感使人顿感迷茫,安全失去保障。但是如果你告诉他所处的位置,他恐惧的心就会马上踏实下来,因为他有了方位,就可以判定方向,有了方向,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方向感对社区同样重要,没有方向感的社区容易让人迷失,失去对家的亲近感和安全感。解决区域的方向感,除了可以在社区内营造可识别的建筑标志外,还必须有明确的中心和边界,让身处其中的人根据这些标志随时随地对自己所处的位置有准确的判断,从而产生踏实、安全、放心的感觉。
        有了这份踏实感和安全感,人们就会自然而然地对周围的环境进行审视:这里的生活场所是我所渴望的吗?这里的生活方式是我所追求的吗?这种审视和探寻实际就是在寻找居住的认同感!
        对居住的认同首先体现在对场所的认同。
        人的自然属性必定要求其生活的场所能够回归自然。但是,仅回归又是不够的,再美的景致若不能亲近,会让人产生距离而感觉可有可无,因而,景观的塑造不仅用来欣赏,还必须让人们能够体验、能够参与,让人们在与自然接触的过程中体会到乐趣,从而真实地体味到生活场所中的每一块草地、每一棵果树、每一湾清泉、每一簇芦苇,甚至每一处浮萍都是自然、可亲而富有意义的,只有这种关联性和互动性才会让人们对生活环境产生无限的亲近感和认同感。
        人天性渴望交流、渴望理解,人的社会性决定其更关心社区交往的环境。南国置业认为,必须在社区内为人们提供丰富的交往空间、尺度宜人的交往距离、公私分离的交往界限、安全祥和的交往氛围,让居民入则尽享生活的清净、出则便能在丰富的日常交往中消除隔绝与孤独、怀疑与冷漠,产生对家园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中心与边界。在南国置业的理论中,公共空间让人们的公共活动有所承载,尤其是中心公共空间的恰当设置,有着天然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不仅满足人的社会性需求,而且激励和引导着公共活动和人际交往的产生。但是,单纯的中心公共空间并不能完全满足居民多层次的交往需求,人们通常会根据交往的密切程度选择不同的交际区域:较浅层次的居民交往往往发生在庭院;需要相约的邻里活动在组团的室外空间发生,而正式需要组织的邻里活动则一般会在街区广场。因此,必须对交往空间进行合理分割,并设计明确的界限,营造宜人的尺度,让人们在舒适的步行距离内自由进行丰富的日常交往。
        公共与私密的平衡。尽管公共活动构成社区的核心要素,但并不意味着取消私密空间。在南国置业看来,私密空间的缺乏将意味着拥挤和嘈杂。因而必须平衡地营造出两种空间:公共的与私密的。中国人的庭院情结让南国置业备受启发:庭院里,是住户共享的内庭,基本不受陌生人的侵扰;在这半私密的空间里,“邻里守望”的愉悦给人们生活的安定感和领域感。同时,庭院内自然形成的“自我防卫”机制,会让人们快速区分熟人与陌生人,而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则会感到来自各方的目光监督。因此,保持较小尺度的街区,如构建“组团庭院”,不仅是对私密的尊重,更能增加人们的安全感和归属感。
        步行优先的人车关系。交往需要空间,更讲求氛围。然而在传统的社区里,扰人的喇叭、恼人的尾气、擦身而过的惊悸——汽车在对人们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胁的同时,也严重地干扰着社区稳定祥和的交往氛围。事实上,人天生是步行的动物,社区内的交往,通过步行就可实现,属步行交往空间,而社区外,才是车行为主的社会交往空间,因而在社区内应以步行优先为导向,倡导纯步行街区,还人们居住的安全和生活的安宁;而在社区与城市干道衔接处,则充分车行出入的方便,有效疏解社区交通。
 
风华天城——承载人居归属的梦想家园
 
        南国置业将人居归属的追求充分赋予了风华天城!
        在风华天城,景观的营造是自然灵动、亲切可体验的。三重亲水平台,四季变迁的植被,滩涂驳岸、清溪草地,无不洋溢着自然的气息;大量果树及乡野食用植物的种植,可摘可尝,让人流连其中,体验着浓郁的乡野风情。
        在风华天城,“庭院空间、组团空间、步行街、公园与社区广场”构成的五重交际区域,极大地满足人们多层次的交往需求,并使公共间和私密得到有效平衡;精心打造的“边界”,使居民产生充分的“安全感”和“领域感”,错落穿插所形成的小尺度街区也让人备感亲切;围合中形成的一个个内庭式组团庭院,则让人们重拾儿时的梦想,尽情享受传统街坊欢乐祥和的融洽氛围和邻里之间的亲善互助。
        穿行在风华天城,从繁华到宁静、从城市到乡村、从组团到庭院、从公共到半公共、从半私密到私密,你会感受到这里的每一处景点都是根据人的精神需求精心设计,每一处空间也被赋予清晰可辨的意义;你也会由衷地感叹,就是这样一个承载“城市乡村”生活梦想的社区,人的自然目的和社会目的得到完美统一,人对空间的认同感和居住的归属感也得到极大尊重。
 
其二:原创论
 
         原创可能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金钱,使短期利益受损;但就长远而言,原创坚持了产品的特质性与差异性,使产品更贴近市场,更大程度地满足居住需求。从这种意义讲,原创推动住宅的创新与进步,实现社会的协调发展!
                                                                ——南国置业《用建筑铭刻历史》
 
产品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翻版,原创的才有生命力
 
        应当说,房地产的快速发展让国民的人居质量有了很大的飞跃。但这种超常规发展的背后也存在许多的隐忧。首当其冲的就是目前市场的跟风和产品克隆的盛行。
        的确,当概念穷尽、想象力衰竭、卖点造就的差异化优势在日渐理性的市场面前已不明显时,市场跟风和产品克隆似乎就成为许多开发商最后的武器,这使得某一时期推向市场的楼盘除地理位置外,几乎千篇一律、大同小异。纵观武汉市场,本地企业如此,外来地产大鳄似乎也不例外,他们在汉的项目大都是其他城市开发模式的翻版。
        难道居住就没有地域差异吗?难道时过变迁人们的居住追求就没有变化吗?难道那些原创于深圳、北京或上海的居住产品也一定适合武汉吗?——不是!
        相信每一位开发商都会承认,建筑的区域差异性是客观存在的,人居追求也是不断变化的。然而,商人的趋利性让很多开发商不愿花时间去研究地域需求,更不愿冒风险去创新和创造。他们或是盲目抄袭、东拼西凑,或是“一招鲜吃遍天”,不断的翻版和复制,于是小城市抄大城市、大城市抄国外。地域特色被侵蚀、城市特色在消失,难怪很多国内外建筑师叹息中国的许多城市失落了建筑魂。
        就在人们对房地产“千房一式、千城一面”颇感失望时,南国置业的声音让人们看到了新的希望:“房地产的跟风和翻版,不能说它完全不对,但至少是有问题的。建筑是地区的产物,建筑的形式必须根植于地方文脉,并解释着地方文脉。在此基础上,吸取外来文化的精华,加以整合,最终缔造一个原创的、具有区域特点的、‘和而不同’的建筑精品,这才是我们开发商在对不同文化的吸收和糅合过程中应采取的正确态度。”
        这就是南国置业,为了捍卫建筑的本义和城市的尊严,他们义无反顾地扛起了反对翻版的大旗。也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南国置业在缔造了“南湖中央花园”这一具有武汉特色的划时代人居精品后,以“全面超越中央花园”的胆识和气魄,推出了全新生活理念的风华天城。
        不断超越、不断创新,南国置业用实际行动向世人阐释了原创的真谛。
 
产品可以模仿,思想无法拷贝
 
        南国置业坚持原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盲目的产品模仿已导致建筑思想的严重缺失!
        挖一条池就谓之为“水景”、种几棵树就称之为“园林”、摆几个健身器械就美其名曰“健康”……不仅如此,各种手法杂乱、技术拙劣、似是而非的西方建筑的仿制品和各色假贵族的宫楼皇宇漫天飞——这不仅是对建筑思想的亵渎!更是对人居精神的亵渎!
       “产品可以模仿,思想无法拷贝!”南国置业如是说,“正因为这些模仿者没有真正领会产品设计的思想精髓,或是因趋利而不愿下大力气实践,所以他们模仿的永远只是外在的建筑形态,而基于这一思想的全面规划与细节表现也就永远无法实现。”
        这个深谙思想是建筑灵魂的开发商,从此更坚定把“做发展商中的思想者”作为企业矢志不渝的追求,用他们的话说:“坚持思想,就是坚持精品,反对不负责任的盲目拷贝;而反对拷贝,其实就是对原创的最大尊重!更重要的是,在思想上领先,使我们的开发观念超前于时代,这样我们的产品就可以引领潮流,在时代中永不落伍……”
        这绝不是纸上谈兵的一句空话。几年来,当别人在蜗居中生活时,南国置业开始倡导“现代人居”的舒适;当别人在“泥巴中建房”的时候,他们已脚步铿锵地在“花园中建房”;当别人“在花园中建房”时,他们已运用现代的建筑手段,去实现隐含在家园背后的空间逻辑,即人居需求中的认同与归属。
 
其三:价值论
 
城市的需要就是居民的需要,居民的需要才是我们商业利益的起点!
                                                                      ——南国置业《南国纲领》
 
开放社区景观资源,促进城市界面最大化
 
        在风华天城,除组团庭院外,社区的公园、水系等园林景观均对社会开放,人们可以自由出入,自由观赏。这一大胆的举措曾让很多人为之惊讶,因为开放就意味着难管理,难管理就意味着多投入,这也是众多社区采取全封闭管理的主要原因。
        南国置业不为所然,因为他们深刻地感悟到,全封闭的社区管理模式已将原本开放的城市分割成一个个孤独的区域,它使人们可活动的空间变得越来越小,这不仅是对城市纹理的粗暴分割,更是对人性的桎梏!相反,如果所有的社区都将景观对社会开放,那么城市将变成人人共享的大花园!为此,南国置业在风华天城采用全新的“组团式管理”模式,将大社区分解成若干小组团,进一步强化组团生活空间的私密合和安全,同时将社区景观资源最大限度地开放,使它成为城市共有的财富。这一创举不仅实现了景观资源价值的最大化,同时也有力地促进了城市界面的最大化。
         计利当计天下利,求名应求万古名!南国置业的商业境界,使得它的地产开发,自觉地从人居的需求出发,从城市的发展出发,早已与政府、社会的需求相协调相一致。
 
构筑“活的社区”,实现居住价值的最大化
 
        所有的辉煌都起于一个完美的地产理念,在南国置业的理念中,建筑是一个城市永恒的艺术品。人生易流逝,企业可盛衰,但是建筑却是在用自己的语言和逻辑述说和延续着城市的历史。作为地产开发商,必须使建筑更具包容性和生命力,才能使建筑不随时间的流逝而贬值,才能实现居住价值的最大化。
        构筑“活的社区”,就是南国置业实现这一建筑思想的法宝。南国置业认为,构建活的社区必须将人的需要放在第一位。要为人们赖以生存的家园构造好物质基础和空间基础,并在此基础上组织和推动构成社会活力的公共活动和人际交往的产生,让社区居民在开发商有意识的引导下“熟悉起来”、进而“参与起来”,最后自觉地组织起来,从而保证社区的活力长存。
        活的社区还要充分考虑人的发展的可持续性。人的可持续性发展,不仅在于创建一个良好的居住环境,而且在于将小区内各种利益主体的关系置于一个能够长期得以协调的框架之内,为一个社区的长远发展,提供可以包容丰富、生动、复杂社区生活的解码。
        活的社区是持续生长的,无论在中央花园还是风华天城,社区的空间规划不仅具备为当下居民提供丰富多彩的功能需求和日益丰沛的城市生活,同时还具备极大的包容性和兼容性。它们不仅满足居民现在的需求,还尽可能地满足他们将来的需求。这种颇具前瞻性的包容性和张力,使社区的文明创建可以与时俱进,社区生活则如活源之水,生生不息。
        …………….
        短短的6年中,南国置业为武汉地产界带来的缕缕新风涤荡着这座城市。从“做发展商中的思想者”的觉悟,到对“原创精神”的坚持与追求,再到对居住价值的探索与超越,年轻的南国置业,凭借着卓然前瞻的思想、敏锐的洞察力、强烈的责任感和先锋意识,在江城地产界长袖善舞、运筹帷幄。
        面对未来,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视野与责任同在、思想与气度辉映的企业必将以其独有的雄才大略向我们展示更加精彩的城市运营篇章。
 

官方微信扫描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

谁能代表武汉地产——纵论南国置业的住宅地产理念与实践

发布日期:2012-12-25 18:42:00     来源: 作者: 关注次数:

转载自《武汉晚报》
题记:
        武汉,九省通渠、商家必争之地。
        在房地产风起云涌的今天,武汉理所当然成为众多地产大鳄逐鹿中原的决胜之地。
        十面埋伏中,谁是真的英雄?
        一、思想论。真的地产英雄,目光要高远、思想要前沿,非凡的领袖气质引领着地产变革新时代;
        二、原创论。真的地产英雄,须正道直行、追求原创,在积极探索中不断赋予建筑新的意义;
        三、价值论。真的地产英雄,当胸怀天下,诚心实意为社会创造价值、为百姓谋取利益……
        当我们按上述标准把审视的目光落在武汉地产的坐标上,我们发现了这样一个企业——南国置业,它倡导的地产理念与实践无不折射出思想的光芒。换句话说,就是这样一个深谙地产精髓的开发商,在完成一次次塑造自我、积累自我、超越自我的同时,也以其独有的智慧和韬略影响着武汉地产的发展之路。
 
 视点一:引领江城人居变革的三次浪潮  视点二:南国置业的原创之声  视点三:剔除城市癌症
       引导户型革命。在武汉人对“户型”一词还陌生时,南国置业率先研究户型,向社会推广全新生活理念的《现代人居》,并以户型变革为先导,掀起公私、居寝、餐居、洁污、动静相分离的室内人居革命;
       首创在“花园中建房”。当武汉地产还处于“安居工程”的低级开发模式时,南国置业率先提出“居住的质量一半在户外”,中央花园在业界首开“花园中建房” 之先河,引爆室外人居革命的新浪潮。
率先创导人居归属。在人们着力户型与环境时,南国置业提出“实现人居的归属”,主张人居不仅要满足人们物质上的追求,更要满足人们身心的双重需求。风华天城将居住上升到精神层面,是人居追求的又一次飞跃。
        房地产的跟风和翻版,不能说它完全不对,但至少是有问题的。建筑是地区的产物,建筑的形式必须根植于地方文脉,并解释着地方文脉。在此基础上,吸取外来文化的精华,加以整合,最终缔造一个原创的、具有区域特点的、‘和而不同’的建筑精品,这才是我们开发商在对不同文化的吸收和糅合过程中应采取的正确态度。         衡量一个地产作品的价值,不仅要考虑作品对社区和居民创造的价值,还必须考虑作品对城市的贡献。
传统的封闭式社区已成为城市的癌症,它将城市分割成一个个孤独的区域,使人们可活动的空间变得越来越小,这不仅是对城市纹理的粗暴分割,更是对人性的桎梏!相反,如果所有的社区都将景观对社会开放,那么城市将变成人人共享的大花园!
 
其一:思想论
 
没有革命性的思想就无革命性的跨越。
对地产开发商而言,思想比地位和地盘来得更重要、也更持久!
                                       ——南国置业《核心竞争力的形成与把握》
 
从户型革命到环境革命,引领武汉地产的两次人居变革
 
        1998年,当住宅商品化的浪潮冲击着大江南北,有一个声音——“中央花园••点睛之笔”,划破了都市的喧嚣与业界的屏障,响彻白云黄鹤的故乡。“创新中国人居生活模式,提升民族人居生活质量,把中央花园建成展示武汉人居水平的代表作”,作为南湖中央花园的投资者和建设者,南国置业首次涉足武汉地产的入行宣言就显得不同凡响。
        是书生意气还是口出狂言,许多人都拭目而待。
        然而,当中央花园如火如荼的人居革命风靡武汉地产时,当“最佳户型设计奖”和“最佳人居环境奖”的殊荣相继落户中央花园时,人们不得不对这初出茅庐的地产新秀刮目相看。
        人们不会忘记,在武汉人对“户型”一词还陌生时,是中央花园首开业界之先河,以极具专业性和亲和力的“房博士”形象,向社会推广全新生活理念的《现代人居》,并以户型变革为先导,掀起公私、居寝、餐居、洁污、动静相分离的室内人居革命,让人们对居住空间有了全新的体验;也正是他们,在武汉地产还处于“安居工程”的低级开发模式时,率先提出“居住的质量一半在户外”,并大力倡导在“花园中建房”,掀起武汉地产界“先建花园后建房”的开发热潮,使武汉人对室外人居环境的追求上了一个新台阶。
        从户型变革到环境变革,从室内革命到室外革命,南湖中央花园奉献给武汉的,不只是一个面积近30万平米的典范生活社区,更是一种开发观念的更新和人居观念的飞跃。
 
找寻心灵的归属——人居追求的第三次跨越
 
        人居追求永无止境。在经历了两次人居变革的浪潮后,南国置业发现,单纯的户型变革或是环境变革,只能在物质层面上给人们带来满足;居住,必须上升到精神层面,满足人们身心的双重需求,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栖居”,是人居追求的最终目标!
        在南国置业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孝子功成名就,煞费苦心地鼓动老母到城里来同住,希望其享享清福,但不出几天老人就嚷着回家。
        是房子不好吗?不是!
        是环境不好吗?也不是!
        城里的美宅留不住恋乡的老母,许多人把其归结为老人对城里生活的不习惯,南国置业却独树一帜:是居住的环境无法与她内心的渴求产生共鸣!环境虽美,在老人眼中却不及老屋门前的枣树让人亲近;社区虽雅,也不如乡间院落里与串门的大妈唠家常、陪调皮的孩童嬉闹玩耍让母亲感觉充实心情快慰——心灵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没有建立,如何留得住思乡的老人?
        事实上,不光是老人,每一个生活在世界上的活生生的人,都在有意无意地追寻这种心有所依的归属感。在城市生活日益丰富的今天,人们反倒对那青山拥抱、绿水环绕、万物生机盎然的城郊乡村产生无限的向往,这体现出一个深层的本质的人居追求,一个解不开的情结,一种心灵的归依。
 
方向感和认同感,人居归属的本质内容
 
        但是,什么样的社区才能让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产生心灵的归依呢?
        实现人居的归属必须解决两个问题:区域的方向感和居住的认同感。
        一个人若对环境缺失判断,就会产生迷茫、焦虑乃至恐惧。就如同置身于茫茫荒漠的人,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突然迷失的方向感使人顿感迷茫,安全失去保障。但是如果你告诉他所处的位置,他恐惧的心就会马上踏实下来,因为他有了方位,就可以判定方向,有了方向,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方向感对社区同样重要,没有方向感的社区容易让人迷失,失去对家的亲近感和安全感。解决区域的方向感,除了可以在社区内营造可识别的建筑标志外,还必须有明确的中心和边界,让身处其中的人根据这些标志随时随地对自己所处的位置有准确的判断,从而产生踏实、安全、放心的感觉。
        有了这份踏实感和安全感,人们就会自然而然地对周围的环境进行审视:这里的生活场所是我所渴望的吗?这里的生活方式是我所追求的吗?这种审视和探寻实际就是在寻找居住的认同感!
        对居住的认同首先体现在对场所的认同。
        人的自然属性必定要求其生活的场所能够回归自然。但是,仅回归又是不够的,再美的景致若不能亲近,会让人产生距离而感觉可有可无,因而,景观的塑造不仅用来欣赏,还必须让人们能够体验、能够参与,让人们在与自然接触的过程中体会到乐趣,从而真实地体味到生活场所中的每一块草地、每一棵果树、每一湾清泉、每一簇芦苇,甚至每一处浮萍都是自然、可亲而富有意义的,只有这种关联性和互动性才会让人们对生活环境产生无限的亲近感和认同感。
        人天性渴望交流、渴望理解,人的社会性决定其更关心社区交往的环境。南国置业认为,必须在社区内为人们提供丰富的交往空间、尺度宜人的交往距离、公私分离的交往界限、安全祥和的交往氛围,让居民入则尽享生活的清净、出则便能在丰富的日常交往中消除隔绝与孤独、怀疑与冷漠,产生对家园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中心与边界。在南国置业的理论中,公共空间让人们的公共活动有所承载,尤其是中心公共空间的恰当设置,有着天然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不仅满足人的社会性需求,而且激励和引导着公共活动和人际交往的产生。但是,单纯的中心公共空间并不能完全满足居民多层次的交往需求,人们通常会根据交往的密切程度选择不同的交际区域:较浅层次的居民交往往往发生在庭院;需要相约的邻里活动在组团的室外空间发生,而正式需要组织的邻里活动则一般会在街区广场。因此,必须对交往空间进行合理分割,并设计明确的界限,营造宜人的尺度,让人们在舒适的步行距离内自由进行丰富的日常交往。
        公共与私密的平衡。尽管公共活动构成社区的核心要素,但并不意味着取消私密空间。在南国置业看来,私密空间的缺乏将意味着拥挤和嘈杂。因而必须平衡地营造出两种空间:公共的与私密的。中国人的庭院情结让南国置业备受启发:庭院里,是住户共享的内庭,基本不受陌生人的侵扰;在这半私密的空间里,“邻里守望”的愉悦给人们生活的安定感和领域感。同时,庭院内自然形成的“自我防卫”机制,会让人们快速区分熟人与陌生人,而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则会感到来自各方的目光监督。因此,保持较小尺度的街区,如构建“组团庭院”,不仅是对私密的尊重,更能增加人们的安全感和归属感。
        步行优先的人车关系。交往需要空间,更讲求氛围。然而在传统的社区里,扰人的喇叭、恼人的尾气、擦身而过的惊悸——汽车在对人们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胁的同时,也严重地干扰着社区稳定祥和的交往氛围。事实上,人天生是步行的动物,社区内的交往,通过步行就可实现,属步行交往空间,而社区外,才是车行为主的社会交往空间,因而在社区内应以步行优先为导向,倡导纯步行街区,还人们居住的安全和生活的安宁;而在社区与城市干道衔接处,则充分车行出入的方便,有效疏解社区交通。
 
风华天城——承载人居归属的梦想家园
 
        南国置业将人居归属的追求充分赋予了风华天城!
        在风华天城,景观的营造是自然灵动、亲切可体验的。三重亲水平台,四季变迁的植被,滩涂驳岸、清溪草地,无不洋溢着自然的气息;大量果树及乡野食用植物的种植,可摘可尝,让人流连其中,体验着浓郁的乡野风情。
        在风华天城,“庭院空间、组团空间、步行街、公园与社区广场”构成的五重交际区域,极大地满足人们多层次的交往需求,并使公共间和私密得到有效平衡;精心打造的“边界”,使居民产生充分的“安全感”和“领域感”,错落穿插所形成的小尺度街区也让人备感亲切;围合中形成的一个个内庭式组团庭院,则让人们重拾儿时的梦想,尽情享受传统街坊欢乐祥和的融洽氛围和邻里之间的亲善互助。
        穿行在风华天城,从繁华到宁静、从城市到乡村、从组团到庭院、从公共到半公共、从半私密到私密,你会感受到这里的每一处景点都是根据人的精神需求精心设计,每一处空间也被赋予清晰可辨的意义;你也会由衷地感叹,就是这样一个承载“城市乡村”生活梦想的社区,人的自然目的和社会目的得到完美统一,人对空间的认同感和居住的归属感也得到极大尊重。
 
其二:原创论
 
         原创可能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金钱,使短期利益受损;但就长远而言,原创坚持了产品的特质性与差异性,使产品更贴近市场,更大程度地满足居住需求。从这种意义讲,原创推动住宅的创新与进步,实现社会的协调发展!
                                                                ——南国置业《用建筑铭刻历史》
 
产品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翻版,原创的才有生命力
 
        应当说,房地产的快速发展让国民的人居质量有了很大的飞跃。但这种超常规发展的背后也存在许多的隐忧。首当其冲的就是目前市场的跟风和产品克隆的盛行。
        的确,当概念穷尽、想象力衰竭、卖点造就的差异化优势在日渐理性的市场面前已不明显时,市场跟风和产品克隆似乎就成为许多开发商最后的武器,这使得某一时期推向市场的楼盘除地理位置外,几乎千篇一律、大同小异。纵观武汉市场,本地企业如此,外来地产大鳄似乎也不例外,他们在汉的项目大都是其他城市开发模式的翻版。
        难道居住就没有地域差异吗?难道时过变迁人们的居住追求就没有变化吗?难道那些原创于深圳、北京或上海的居住产品也一定适合武汉吗?——不是!
        相信每一位开发商都会承认,建筑的区域差异性是客观存在的,人居追求也是不断变化的。然而,商人的趋利性让很多开发商不愿花时间去研究地域需求,更不愿冒风险去创新和创造。他们或是盲目抄袭、东拼西凑,或是“一招鲜吃遍天”,不断的翻版和复制,于是小城市抄大城市、大城市抄国外。地域特色被侵蚀、城市特色在消失,难怪很多国内外建筑师叹息中国的许多城市失落了建筑魂。
        就在人们对房地产“千房一式、千城一面”颇感失望时,南国置业的声音让人们看到了新的希望:“房地产的跟风和翻版,不能说它完全不对,但至少是有问题的。建筑是地区的产物,建筑的形式必须根植于地方文脉,并解释着地方文脉。在此基础上,吸取外来文化的精华,加以整合,最终缔造一个原创的、具有区域特点的、‘和而不同’的建筑精品,这才是我们开发商在对不同文化的吸收和糅合过程中应采取的正确态度。”
        这就是南国置业,为了捍卫建筑的本义和城市的尊严,他们义无反顾地扛起了反对翻版的大旗。也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南国置业在缔造了“南湖中央花园”这一具有武汉特色的划时代人居精品后,以“全面超越中央花园”的胆识和气魄,推出了全新生活理念的风华天城。
        不断超越、不断创新,南国置业用实际行动向世人阐释了原创的真谛。
 
产品可以模仿,思想无法拷贝
 
        南国置业坚持原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盲目的产品模仿已导致建筑思想的严重缺失!
        挖一条池就谓之为“水景”、种几棵树就称之为“园林”、摆几个健身器械就美其名曰“健康”……不仅如此,各种手法杂乱、技术拙劣、似是而非的西方建筑的仿制品和各色假贵族的宫楼皇宇漫天飞——这不仅是对建筑思想的亵渎!更是对人居精神的亵渎!
       “产品可以模仿,思想无法拷贝!”南国置业如是说,“正因为这些模仿者没有真正领会产品设计的思想精髓,或是因趋利而不愿下大力气实践,所以他们模仿的永远只是外在的建筑形态,而基于这一思想的全面规划与细节表现也就永远无法实现。”
        这个深谙思想是建筑灵魂的开发商,从此更坚定把“做发展商中的思想者”作为企业矢志不渝的追求,用他们的话说:“坚持思想,就是坚持精品,反对不负责任的盲目拷贝;而反对拷贝,其实就是对原创的最大尊重!更重要的是,在思想上领先,使我们的开发观念超前于时代,这样我们的产品就可以引领潮流,在时代中永不落伍……”
        这绝不是纸上谈兵的一句空话。几年来,当别人在蜗居中生活时,南国置业开始倡导“现代人居”的舒适;当别人在“泥巴中建房”的时候,他们已脚步铿锵地在“花园中建房”;当别人“在花园中建房”时,他们已运用现代的建筑手段,去实现隐含在家园背后的空间逻辑,即人居需求中的认同与归属。
 
其三:价值论
 
城市的需要就是居民的需要,居民的需要才是我们商业利益的起点!
                                                                      ——南国置业《南国纲领》
 
开放社区景观资源,促进城市界面最大化
 
        在风华天城,除组团庭院外,社区的公园、水系等园林景观均对社会开放,人们可以自由出入,自由观赏。这一大胆的举措曾让很多人为之惊讶,因为开放就意味着难管理,难管理就意味着多投入,这也是众多社区采取全封闭管理的主要原因。
        南国置业不为所然,因为他们深刻地感悟到,全封闭的社区管理模式已将原本开放的城市分割成一个个孤独的区域,它使人们可活动的空间变得越来越小,这不仅是对城市纹理的粗暴分割,更是对人性的桎梏!相反,如果所有的社区都将景观对社会开放,那么城市将变成人人共享的大花园!为此,南国置业在风华天城采用全新的“组团式管理”模式,将大社区分解成若干小组团,进一步强化组团生活空间的私密合和安全,同时将社区景观资源最大限度地开放,使它成为城市共有的财富。这一创举不仅实现了景观资源价值的最大化,同时也有力地促进了城市界面的最大化。
         计利当计天下利,求名应求万古名!南国置业的商业境界,使得它的地产开发,自觉地从人居的需求出发,从城市的发展出发,早已与政府、社会的需求相协调相一致。
 
构筑“活的社区”,实现居住价值的最大化
 
        所有的辉煌都起于一个完美的地产理念,在南国置业的理念中,建筑是一个城市永恒的艺术品。人生易流逝,企业可盛衰,但是建筑却是在用自己的语言和逻辑述说和延续着城市的历史。作为地产开发商,必须使建筑更具包容性和生命力,才能使建筑不随时间的流逝而贬值,才能实现居住价值的最大化。
        构筑“活的社区”,就是南国置业实现这一建筑思想的法宝。南国置业认为,构建活的社区必须将人的需要放在第一位。要为人们赖以生存的家园构造好物质基础和空间基础,并在此基础上组织和推动构成社会活力的公共活动和人际交往的产生,让社区居民在开发商有意识的引导下“熟悉起来”、进而“参与起来”,最后自觉地组织起来,从而保证社区的活力长存。
        活的社区还要充分考虑人的发展的可持续性。人的可持续性发展,不仅在于创建一个良好的居住环境,而且在于将小区内各种利益主体的关系置于一个能够长期得以协调的框架之内,为一个社区的长远发展,提供可以包容丰富、生动、复杂社区生活的解码。
        活的社区是持续生长的,无论在中央花园还是风华天城,社区的空间规划不仅具备为当下居民提供丰富多彩的功能需求和日益丰沛的城市生活,同时还具备极大的包容性和兼容性。它们不仅满足居民现在的需求,还尽可能地满足他们将来的需求。这种颇具前瞻性的包容性和张力,使社区的文明创建可以与时俱进,社区生活则如活源之水,生生不息。
        …………….
        短短的6年中,南国置业为武汉地产界带来的缕缕新风涤荡着这座城市。从“做发展商中的思想者”的觉悟,到对“原创精神”的坚持与追求,再到对居住价值的探索与超越,年轻的南国置业,凭借着卓然前瞻的思想、敏锐的洞察力、强烈的责任感和先锋意识,在江城地产界长袖善舞、运筹帷幄。
        面对未来,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视野与责任同在、思想与气度辉映的企业必将以其独有的雄才大略向我们展示更加精彩的城市运营篇章。